satake
最新信息
企業文摘
交流訪談
成功案例
佐竹招聘
您現在的位置:佐竹機械(蘇州)有限公司 > 佐竹動態

聽說你買大米專挑很白的買?這個習慣需要糾正
佐竹公司版權所有,轉載請注明出處


各位看官,在本篇文章之前,咱們先做一個小試驗。

假如現在咱們一起去超市買大米,包裝成袋的先不看,咱們只看散裝大米。

超市里有兩個米攤,第一個攤里的大米白亮白亮的,看著喜人。第二個米攤的大米,不那么白,看起來比較自然,樸素。

好了,試驗開始,假如兩種米價格一樣,根據你的經驗和審美,你會選擇那種大米?給你1秒鐘思考。


好了,選完了吧?


請看試驗結果:

選第一種米的,你是外貌協會資深成員,商家就喜歡你這樣兒滴,這習慣不太好,請自覺閱讀下文。


選第二種米的,智慧如你,咱們探討一下為什么你富有智慧,也請移步下文。


咳咳,接下來咱們說重點了哈!


從育種、插秧、收割、儲存、加工到煮飯,每一個環節都會影響大米的品質,影響米飯的味道和營養。今天我們要探討的,就是碾米環節對大米品質的影響。

稻谷脫殼后,就成了糙米;把糙米表面的紅糠層與胚芽去掉,并保留下美味層就是碾米。碾米過后,呈現在我們眼前的就是白色的大米了。


而這個“變成白米”的碾米過程,多碾點、少碾點,大有學問,也可以看出碾米技術的高低來。


為什么這么說呢?


去除稻殼之后的糙米,表層是一層紅糠;糠層之下,是富含營養成分的美味層。而優秀的碾米技術,就是只碾掉紅糠并盡量少破壞白美味層營養的過程。


如果碾米過度,就會把表層富有營養的美味層也碾掉,露出“白白、好看的淀粉層”。不太懂的人,會覺得“哇,這米真白,品質真好!”好看是好看,但是營養成分減少了,品質降低了。


碾米過度的大米,表層就是淀粉層,煮米飯時,淀粉析出,遇水加熱會沉在鍋底,導致糊鍋,另一方面,糊鍋會破壞水蒸氣的熱對流,使米的受熱不均勻,煮出來的米飯味道大打折扣。


所以,顏色特別白的大米,并不是品質上乘,而是碾米過度。購買自然白色的大米,才是正確的選擇。


那么,過度碾米這么不好,怎樣才能避免呢?


為了避免碾米過度,作為專業的大米加工設備廠家,佐竹公司研發了智能碾米控制系統。


什么是智能碾米控制系統?


簡單說,就是一個提升碾米品質的自動控制系統。

智能碾米控制系統具有多個功能:觸摸屏操作簡單、可以精準控制流量、加工品種切換簡單、料口智能除糠,還可以選配先進的物聯網IOT功能,在手機上,就可以實時監視工廠生產線的運營情況,即使出差在外,也可以對米廠設備運行了如指掌。

不過呢,本篇文章的重點是介紹碾米環節對大米品質的影響,我們再回到“如何避免碾米過度”的話題,功能強大的智能碾米系統是怎么做到這一點的呢?


米機運行時,碾米室內部一直有壓力,而且壓力隨流量、原料水份等因素的影響而變化,并非恒定不變。

碾米室內壓力的控制,是通過壓砣來實現的。傳統手動壓砣方式,是靠工人的經驗來調節壓力,由于操作工人無法精確判斷內部壓力的變化,所以,內部壓力大時,碎米會增加,內部壓力小時,碾米精度可能達不到要求。

這樣,大米品質不均衡,煮出來米飯的味道也不好,所以賣不上價格

而智能碾米控制系統,就解決了這個問題。

與傳統的手動調壓方式不同,智能碾米控制系統是自動調壓,出料閘門壓力時刻隨內部壓力的變化而變化,內部壓力大時,閘門壓力相應減小,內部壓力小時,出料閘門壓力增大,系統會時刻按照加工精度要求對出料口閘門壓力進行自動調節。

因此,智能碾米控制系統碾米機的碾米效果很穩定,大大減少了過度碾米或者碾米不足的問題,加工出來的大米,碎米率降低,整米率提升,能較好地保存大米表層的營養,煮飯時味道更好,所以大米就能賣上好價格,米廠的效益也就能到提升。


蘇ICP備05009316號

首 頁   |   關于佐竹   |   產品世界   |   佐竹動態   |   聯系我們

Copyright ? 2002-2021 佐竹機械(蘇州)有限公司 All Right Reserved.  蘇ICP備05009316號
技術支持:億韻商務 蘇州網絡公司

江蘇省蘇州市高新區金楓路229號  郵 編:215129  電 話:0512-65368225  傳 真:0512-65365922

蘇公網安備 32050502000175號

 
欧美40老熟妇,酒店3p少妇很享受视频,精品久久久无码中文字幕,天天婬色婬香综合网站
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
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